您当前位置:大田文明网 >> 最新动态

大田县呵护母亲河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

2017/6/30 11:06:08 本站原创 佚名 【字体:  
大田县呵护母亲河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
世外桃源。
 
大田县呵护母亲河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
文江桥下清流水。
 
大田县呵护母亲河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
孩子们在桃源蓝玉溪嬉戏。
 
6月5日至6日,水利部太湖流域第二次河长制工作交流会在绍兴召开。大田县作为福建省唯一县域代表应邀出席会议,并在会上作交流发言。2009年,大田县在全省率先实行河长制,走出一条山区矿产资源大县治水之路。建立“一图一表一策一监督一考评”工作机制,在全县168条干支流实行巡河、晒河、治河、护河“四位一体”治理全覆盖,实现了“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目标……

  综合执法,实现治河全覆盖

  仲夏的丰庄溪清水潺潺,岸边的青竹正冒着新笋儿,几棵柳树对着明镜般的溪水梳洗着纤细而柔软的秀发,在微风的吹拂中扭着腰肢,岸边的庄稼也是一片青翠,一派美丽的田园风光。
  “我太欢喜这一切的变化,多年的期盼,终于有了成效……”84岁的大田县广平镇西园村村民王奕盛,是村里的老年人体育协会会长,兼任村里的民间河长。每天他早早地起床,沿着丰庄溪西园段的河道,仔仔细细地巡查一遍。
  “我不怕得罪人,谁要是乱丢垃圾了,我会不客气的。”王奕盛很有威望,他是村里的“世大人”,谁家乱丢垃圾了甚至直接丢到河道了,他会要求给予清理。“村里的环境好了,河里的垃圾没了,谁都开心,我们也会因为村庄越来越美丽而感到自豪。”

王英珊是西园村主任,也是丰庄溪西园河段长,像他这样的河段长,全县共有266名。他也和王奕盛老人一样,每天第一件事是徒步巡河,重在发现问题和查源整治。发现污染问题,如果可以直接处理的,便把事件抑制在萌芽状态;如果污染事件较大或污染源涉及邻村,他就用手机拍照取证,在镇里的“河长易信群”里进行“晒图”,请求上游河长或多部门联动处理。

广平镇党委宣传委员吴成俊是西园村的驻村领导,也是丰庄溪河长。“多媒体‘晒河’很快捷,我们一旦发现线索立即追根查源,整改后又将结果反馈到易信群,做到线上快速发现问题、线下快速处置问题。”广平镇是矿产大镇,共有15个村,主要可能存在污染源问题是矿产开采过程中矿渣乱弃和污水乱排问题。“发现的问题,镇里可以处理的,先在镇里处理,如果不能处理的,我们就上报县里的河长指挥中心或县生态综合执法局。”吴成俊介绍说。组建河长指挥中心和生态综合执法局是大田县首创。“指挥中心”,解决“责任单位协调难”问题,抽调人员进行集中办公,统一指挥调度全县涉水职能部门和各级河长。该中心通过智能可视化管理系统、“生态通”手机APP执法终端,开展信息采集、案件受理、调度处置、督查考评等工作,将水环境监管责任向全县339名河长、266名河道专管员传达落实。

2010年7月,大田县探索建立生态综合执法制度,组建生态环境综合执法大队。2012年12月,经福建省政府批准,集中水利、环保、国土、安监、农业、林业等部门的行政处罚权,成立了福建省首家生态综合执法局,在全县各乡(镇)配套设立生态综合执法分局,重点开展全县水环境领域综合执法工作,实现依法治河全覆盖。

2013年来,全县共打击涉水环境违法行为964起,当场制止765起,办结行政处罚案件199件,收缴罚没款262.9万元,移送公安治安拘留17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7件13人。2016年12月,大田县建立生态综合执法制度这一做法被授予第四届“中国法治政府奖”提名奖。

  留住乡愁 实施管养相结合

端午期间,在厦门创业的乡贤王上祖邀约故友回到了家乡西园村,看到清澈的河水潺潺流淌,不由自主地赤脚下河嬉戏,看到成群结队的鱼儿穿梭其中,倍感欣慰。并赋诗一首《回乡偶书》以释情怀:……生态回暖,得益匪浅,河里摸鱼,童年趣想,重操旧艺,弥补遗憾!

王上祖说:“早年因为上游无序开矿,导致溪水污浊,加上垃圾肆虐,毒电盛行,鱼虫绝迹,如今又因为实施河长制,河道的面貌慢慢地得以改善,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也让我记得了乡愁,找回了童年的情趣。”

这样的改变,大田整整坚守了9年。王英珊介绍说,村里在各个角落放了40多个垃圾筒,配备一名垃圾保洁员,每天定时清理垃圾,并进行集中处理,同时加大了环保宣传,提高村民的环保意识。

如果个别村民不听劝告,怎么办?村里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将保护村容村貌、保持河道整洁纳入了村规民约,并通过道德舆论给予引导。王英珊说:“发现问题,我们除了通过‘河长易信群’进行‘晒图’外,我们还在本地的微信公众号‘微东西坑’和‘掌中广平’进行‘出丑’曝光。”

县河长办常务副主任卢国首介绍说,如果发生重大涉水案件的,我们将启动水环境执法司法联动机制,通过生态环境监察大队、公安局生态侦查大队、检察院生态检察室和法院生态法庭三支队伍,对涉及刑事责任的涉水违法案件,通过司法程序,实现快查、快办、快审、快结。

像西园村这样通过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提议河道问题的,还有屏山乡瑞美村。瑞美村把河道的管理经营权下放到村民个人,通过签订保洁协议,在规定范围内保证河道通畅和安全,在不影响村民生产生活的基础上进行综合开发利用,村里不收取村民的收益,也不支付保洁工作费用。

73岁的李立仕和其他3位村民跟村里签订了协议,他们把10公里长的瑞美溪管理起来,并充分利用比较平缓河道,仿生态放养鲤鱼。

“我们请了水利专家进行论证,在保证防洪防汛和河道安全的基础上,对河道进行生态改造,同时严格控制放养密度,保证水质不会受到污染。”屏山乡党委组织委员林贻培说,“这种‘管养结合’的模式将达到双赢,一来村里没有了河道保洁的后顾之忧,二来村民为此也有了经济收益。”

李立仕计划投资16万元,在瑞美溪改造了20个水潭,准备投放3000尾鱼苗,目前已经投放了1000多尾鱼苗。“我们是生态放养,不会用任何的饲料,鱼苗投放后,让鱼自己生长,而我们的重点工作是把河道给管护起来。”李立仕介绍说,由于是生态放养,短期内不会有什么收益,但明年底有望收益,到那时鱼可能长成3斤了……对于未来的发展,他信心满满。

瑞美溪的上游是美阳溪,下游河段养鱼,那么上游水质保护尤其重要。“这也倒逼我们政府部门严管严查,全乡13个村都要实现河道治理全覆盖。”林贻培说,“我们还将深化‘管养结合’的模式,与当地的旅游相结合,开发老苏民宿和石门峡景区,做大做优河道文化与河道经济。”

  共享红利 推进全民皆河长

树立“大生态”理念,坚持“污在水中、源在岸上、根子在人”的治河方略,使大田境内河流华丽转身,不断释放生态红利,使百姓享受综合治水得到的成果,并为之点赞。

今年来,在全省以及全国全面实施河长制之际,大田县提出“雨天也要河水清,一河就是一景观”的治河新目标,着力打造“三网工程”,推动河长制工作常态化、长效化。

“念好发展经、画好山水画,就得推进科学治水、依法治水。”卢国首介绍说,县里运用大数据手段,建立流域数据库,制作全县河网电子地图,在全县县级、乡(镇)级流域交接断面安装水质监测监控系统,25台无人机在境内两条主要河流105公里河段定期巡河,实现160家重点污染源企业监控全覆盖。

大田县是典型山区、闽中矿区,如何推进矿山水土流失治理?该县将矿山打造成工业园、物流园、公园、田园、家园的“五园”治理模式,深入实施“全民造林绿化、共建美丽大田”三年行动,实行“三条红线”,即对河道一重山禁止林木砍伐,河岸一条线禁止沙石乱采,河边一公里禁止畜禽养殖。

河长制实施,关键靠人。该县加强“一河三长”队伍管理,实行党政同责,成立河务管理中心,负责全县河道保护开发规划和项目管理,县财政每年安排河长制专项工作经费500万元、水土流失治理专项资金1600万元,把河道专管员工资列入财政预算。

38岁的曾连芳是吴山乡梓溪村的河道专管员,每个月他可以领到500元的专项工资。他感叹于梓溪以及梓溪两岸的变化——村里采取“河滨+水渠+光伏发电”,利用河滨游步道、水渠、微动力污水处理系统等闲置空间安装光伏板,创办乡级光伏发电站,岸边的田地种上了姑娘果和红米,还建有百米瓜果采摘长廊、无土栽培科技长廊……

“单单种植姑娘果这一项,共种有32亩,亩产量900公斤,每亩可销售3.6万元,扣去种植、采摘、包装等成本,每亩纯利润1.1万元。”吴山乡党委宣传委员、梓溪河长施生孜介绍说,“河水清了,河道绿了,两岸瓜果成熟了,引来了络绎不绝的游客,这里的百姓共享了综合治水带来的生态红利,也使得爱河、护河成为村民们的自觉行为。”

除了发展河道经济外,梓溪两岸还开辟了文化长廊。文化长廊内容涉及党建引领、廉政建设、产业带动以及章公祖师文化、特色小吃等等。

在实施河长制过程中,大田县始终坚持全民参与,推动“河长制”向“河长治”的转变,由“政府治水”向“全民治水”推进。那么,最终如何“治水”?这需要推进市场化运作。

大田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县河工委常务副主任王怀斌说:“下一步,我县将采取PPP、河道认养等方式,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流域水环境治理,重点推进城市垃圾填埋场PPP治理、矿区水土流失治理企业化运作、河道生态旅游开发、河道光伏发电等项目建设,逐步实现以河养河、管养结合。”

    (郑宗栖)